站内搜索:

首页 > 河北经济 > 2016年创新型河北建设进程评价分析

2016年创新型河北建设进程评价分析

作者:朱丽静   发布日期:2018-01-15   点击量:448

为深入贯彻落实省委、省政府《关于加快科技创新建设创新型河北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和《河北省科技创新“十三五”规划》,全面客观反映全省创新建设进程,我们通过建立创新型省份评价指标体系,运用综合评价模型,对创新型河北建设进程进行了评价分析。结果显示:2016年创新型河北建设进程实现程度达六成[1],仍处于稳步推进阶段,实现创新型河北的目标任重道远,需进一步创新举措、突破瓶颈、补齐短板,加快发展。

一、创新型省份评价模型的构建

创新型省份是指把创新作为基本的发展战略,不断加快科技进步与创新能力,使整个省份的创新能力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水平,创新成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中主要动力。创新型省份的主要特征是:具有较高的创新资源投入能力,具有良好的创新环境氛围,具有较好的创新产出绩效。

根据以上内涵和特征,我们在借鉴大量现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结合河北省情,建立了创新型省份评价指标体系。具体指标的选择借鉴了国家统计局的创新型国家进程监测指标体系、中国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编制的创新型省份评价指标体系,以及江苏、浙江、福建、新疆等省份关于创新型省份建设评价指标体系的相关研究成果。相关监测目标值的确定除借鉴了以上研究成果外,还参考了全国科技进步统计监测、河北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统计监测和《决定》中的目标。

创新型省份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我们从创新投入、创新环境和创新绩效三方面建立了河北省创新型省份评价指标体系,共包括22个具体指标。

数据标准化处理采用的是相对标准评价法,又叫指数法,即将基础指标值除以相应指标的目标值,得到基础指标的监测值,即为基础指标相应的指数。指数作为一种对比性指标,是测定一种变量在时间和空间上变动程度的相对数。

用指数法可以更好地消除量纲的影响,其特点是设置了该地区的每个指标的目标值,只有一个上限阈值,更具导向性。由于同一指标有了同一个参照点,所以,不同年份都是同一个标准,具有时间上的可比性。

权重的确定采用Delphi法,又称专家意见法,根据各位专家的综合意见,得到各指标的权重。

二、创新型河北建设进程评价分析

根据以上评价指标体系和评价方法,我们运用2015、2016两年数据,对创新型河北建设进程进行综合评价。结果显示:2016年全省创新总指数60.63%,比上年提高3.45个百分点。其中,创新投入指数69.15%,提高2.37个百分点;创新绩效指数58.87%,提高7.57个百分点;创新环境指数50.89%,下降2.44个百分点。这表明创新型河北建设进程稳步推进,创新投入和创新绩效带动作用明显,但创新环境仍是影响创新型河北建设进程的明显短板。

从三级指标指数来看,反映创新投入的万名就业人员科技活动人员数、R&D(研究与试验发展)人员中研究人员比重、企业R&D人员投入强度和企业研发投入占全社会研发投入比重,反映创新环境的人均GDP、平均受教育年限和互联网普及率,还有反映创新绩效的科技进步贡献率、万人技术合同成交额和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占工业增加值比重等指数较高,实现程度均在七成以上,是相对具有优势的指标。但反映创新环境的地方财政科技支出占地方财政支出比重,反映创新活力的企业研发机构拥有率和产学研合作比率,反映创新产出的万人发明专利拥有量,反映经济社会发展的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占出口总值比重等指数较低,实现程度均不足四成,个别指标不足一成,是创新型河北建设的瓶颈。

(一)创新投入实现目标近七成

1.人力投入指数次高,实现程度近八成。人才是创新最核心、最活跃的元素,也是创新决定性的因素。2016年,全省人力投入指数为79.05%,其中万名就业人员科技活动人员68.67人/万人,实现程度最高,为85.84%;R&D人员中研究人员比重49.12%,实现程度为81.87%;企业R&D人员投入强度(R&D人员占年末从业人员比重)3.51%,同比提高0.35个百分点,实现程度为70.20%,提高7.07个百分点。表明全省经济活动中研发人员的密度较高,人员素质较高,良好的人力资源基础将对创新型河北建设起到强有力的支撑作用。

2.经费投入指数较高,实现程度达六成。2016年,全省经费投入指数为61.05%,提高1.27个百分点。其中企业研发投入占全社会研发投入比重实现程度最高,为94.57%;其次为企业R&D经费投入强度(企业R&D经费内部支出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实现程度54.17%;R&D经费占GDP的比重实现程度最低,为48.00%。2016年,全社会R&D经费内部支出383.43亿元,其中企业R&D经费内部支出326.35亿元,占85.11%,同比提高1.30个百分点;R&D经费占GDP的比重1.20%,比全国平均水平低0.91个百分点;规模以上工业企业R&D经费内部支出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0.65%,比全国平均水平低0.29个百分点。表明河北企业研发经费投入比重较高,但研发经费投入水平偏低,企业的创新主体地位尚未真正确立。

(二)创新环境实现目标过半

1.经济社会环境指数最高,实现程度过九成。2016年,全省经济社会环境指数为91.48%,提高5.18个百分点。互联网普及率反映一个地区信息资源的开发利用及其共享体系的建设情况,全省互联网普及率已达52.96%,已超额完成2020年达到50%的目标;平均受教育年限9.91年,实现程度94.38%,提高5.24个百分点;人均GDP实现程度75.55%,提高4.93个百分点。全省人均GDP已达43062元,按当年汇率折算已超过6000美元,正处在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阶段,必须加快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由依靠要素驱动向依靠创新驱动转变,力促产业结构转型升级。

2.创新政策环境指数次低,实现程度仅四成。2016年,全省创新政策环境指数为42.78%,降低1.22个百分点。其中地方财政科技支出占地方财政支出比重1.21%,实现程度仅为24.20%,提高8.00个百分点;研发企业税收优惠政策惠及面23.63%,降低4.88个百分点,实现程度52.51%,降低10.85个百分点;R&D经费中政府资金比重14.55%,实现程度58.20%,降低3.40个百分点。表明河北创新政策还不完善,创新“政”能量的发挥有待加强。

3.创新活力指数最低,实现程度仅三成。2016年,全省创新活力指数为32.61%,降低8.27个百分点。其中有技术创新活动企业比重20.69%,实现程度47.35%;企业研发机构拥有率7.61%,与《决定》中确定的80%目标相差甚远,实现程度仅为9.51%;产学研合作比率3.91%,提高0.85个百分点,实现程度26.07%,提高5.68个百分点。表明河北创新的活跃程度很低,应以健全企业研发机构和产学研合作机制为抓手提升创新活力。

(三)创新绩效实现目标近六成

1.创新产出实现程度近六成。2016年,全省创新产出指数58.86%,提高9.89个百分点。其中科技进步贡献率50.00%,实现程度83.33%,提高6.66个百分点;万人技术合同成交额79.78万元,实现程度79.78%,提高25.97个百分点;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新产品销售率8.29%,比全国平均水平低6.8个百分点,实现程度仅为41.45%;每万人发明专利拥有量2.11件/万人,增加0.45件/万人,实现程度仅为26.38%,提高5.63个百分点。说明河北创新产出水平低下,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有限。

2.经济社会发展实现程度近六成。2016年,全省经济社会发展指数58.88%,提高4.74个百分点。其中,规模以上工业高新技术产业实现增加值2147.50亿元,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18.41%,提高2.43个百分点,实现程度73.64%,提高9.72个百分点;全省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占出口总值的比重6.21%,降低0.96个百分点,实现程度仅为18.82%,降低2.91个百分点;万元GDP综合能耗0.91吨标准煤/万元,减少0.05吨标准煤/万元,实现程度65.93%,提高3.43个百分点。说明河北创新驱动作用有限,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经济结构优化升级进程缓慢。

三、创新型河北建设进程中的短板

在经济发展新常态下,审视河北创新驱动发展道路,对照创新型河北建设的目标要求,我们依然面临巨大的挑战和压力,还有不少长期积累、制约全局的短板需要着力补齐。

(一)研发经费投入不足

研发经费投入强度(R&D经费内部支出占GDP比重)是国际上通用的用于衡量国家或地区创新投入水平的重要指标。河北研发经费投入强度虽然奋力追赶发达省份和国家,但仍比较落后。从国内看,河北仅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56.87%,2006年以来,河北与全国的差距一直保持在0.72-1.02个百分点之间;与沿海发达省份相比存在倍差,北京是河北的5.0倍,上海是河北的3.2倍,浙江、广东、江苏和天津是河北的2-3倍。从国际看,目前河北不及一般创新型国家水平的一半。主要创新型国家一般在2.5%以上。2014年,韩国的研发投入强度全球最高,为4.29%;以色列第二,为4.1%左右;日本第三,为3.59%。美国、德国、奥地利、丹麦、芬兰、瑞典等国的研发投入强度都在3%左右。研发经费投入能力不足,将是长期困扰创新型河北建设的重要制约因素。

 

(二)企业主体地位尚未真正确立

创新型河北建设,最关键的是企业要真正成为创新的主体。不仅是创新投入的主体,同时也应是创新活动的主体和创新成果应用的主体。虽然近年来河北积极鼓励企业创新,企业R&D经费支出一直保持稳定增长,企业R&D经费内部支出占全社会R&D经费内部支出的比重高达85.11%,已超过77.5%的全国平均水平,更超过一般创新型国家70%左右的水平,但企业的整体创新能力仍不强,还没有成为真正的创新主体。一是企业创新活力弱。全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只有7.61%建立了研发机构,11.52%开展了研发活动。二是企业研发经费投入水平低。企业R&D经费投入强度仅为0.65%,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68.83%,研发经费投入不足,导致绝大部分企业缺乏参与国际竞争的能力。三是企业创新产出水平低。2006年以来,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新产品销售率一直徘徊在5%-8%之间,十年间仅提高了3.41个百分点,仅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55.0%。

(三)创新“政”能量发挥不足

一是地方财政科技支出占地方财政支出比重较低。地方财政科技支出是反映政府对科技创新支持力度的重要指标,是反映地区研发经费投入水平的方向标,是提高全社会研发投入水平的有利动因。2016年,全省地方财政科技支出73.18亿元,同比增加27.68亿元,增长60.84%,地方财政科技支出占地方财政支出比重仅为1.21%,虽为2006年以来历史最高水平,但不足于全国平均水平(4.13%)的30%,与全国的差距一直保持在3-4个百分点之间。二是研发企业税收优惠政策惠及面连续三年下降。由2013年的36.58%持续下滑至2016年的23.63%。最新的创新调查结果显示,有五成左右的企业认为有关创新政策对企业创新影响不明显或无效果,主要原因是创新政策的普惠性不强,政策的申报程序过于繁杂。

表1  河北地方财政支出及地方财政科技支出情况

 年份

全省地方财政支出(亿元)

全省地方财政科技支出(亿元)

全省地方财政支出增长(%)

全省地方财政科技支出增长(%)

2006年

1180.36

13.46

-

-

2007年

1714.79

17.41

45.28

29.29

2008年

1881.67

18.77

9.73

7.87

2009年

2347.59

26.57

24.76

41.50

2010年

2820.24

29.65

20.13

11.60

2011年

3537.39

33.23

25.43

12.07

2012年

4079.44

44.74

15.32

34.64

2013年

6163.28

49.76

51.08

11.22

2014年

6245.99

51.32

1.34

3.13

2015年

5617.28

45.50

-10.07

-11.34

2016年

6047.93

73.18

7.67

60.84

 

 

(四)产学研合作缺乏长期稳定机制

全社会产学研合作比率仅为3.91%,其中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产学研合作比率4.39%,比全国平均水平低0.85个百分点。与先进省份相比相距较大,海南是河北的6.54倍,黑龙江、上海、北京、广东、青海、吉林和西藏是河北的2倍左右。说明全省创新主体之间的合作关系相对松散,创新资源的分享利用不足。最新的创新调查结果显示,六成多的企业采用共同完成科研项目的合作形式与高校或研究机构开展合作,产学研合作以解决临时性科研项目为主,缺乏长期稳定的市场化机制,产学研全面合作格局尚未形成。

(五)创新产出水平偏低

万人发明专利拥有量是反映一个国家或地区自主创新产出能力的国际通用指标。发明专利既是一种无形的知识财产,又能通过工业生产和制造转化成现实财富,是衡量一个地区科研产出质量和市场应用水平的综合指标。目前河北这一指标(2.11件/万人)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8.0件/万人)的26.38%,北京(76.8件/万人)的2.75%,广东(16.0件/万人)的13.19%,也不及邻省山西(2.7件/万人)的水平。

(六)高新技术产品国际竞争力下降

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占出口总值的比重反映的是一个地区高新技术产品在国际市场中的竞争实力。全省高新技术产品出口额及其占出口总值的比重连年下降,2016年仅为6.21%,仅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28.80%)的1/5。表明河北高新技术成果转化为终端产品并占领市场的能力不强。

 三、加快创新型河北建设的对策建议

加快推进创新型河北建设进程,应充分吸纳国内外先进经验,借力京津冀协同创新,坚持整合既有政策与推进创新政策相结合,从以下几个方面着力。

(一)提高创新政策普惠性,加大政策落实力度

一是简化申报流程,降低申报成本,优化申报条件,使尽可能多的企业愿意并且能够享受到相关政策优惠;二是加大政策宣传力度,提供线上线下政策咨询服务,收集企业关于进一步完善相关政策的诉求与建议,促进政企信息对称。

(二)增加财政科技支出,强化政府引导作用

一是将扩大财政科技支出作为刺激经济增长的战略投资。建立财政科技支出与经济增长的联动机制,把地方财政科技支出占财政支出比重纳入政府预算支出目标考核体系,实现财政科技支出的自然联动增长。二是创新财政科技支出方式。加强政策系统设计,保证财政科技支出政策与科技、产业、金融、人才、知识产权等政策的衔接;在财政政策内部,财政科技支出要与政府采购、税收等政策配合,对于重大共性关键技术,加大资金支持力度;对于确需政府支持的一般性技术创新活动,主要采用“资金变基金”、“后补助”及“间接补”等方式撬动各种社会资本加大投入。

(三)强化企业主体地位,促进产学研长效结合

为促进企业成为真正的创新主体,政府研发投入应适当向企业倾斜,进而引导社会资本加大对企业创新的投入;以支持企业普遍建立研发机构为抓手激活企业创新活力,引导更多企业开展创新活动;实施发明专利倍增计划,支持企业提升知识产权运用能力,促进成果转移转化与产业化应用融合发展,提高创新产出水平。

创新产学研合作模式,建立完善长效协同创新机制。一是进一步探索产学研合作机构或平台的运行和利益分配机制。推动有条件的向实体化运营模式转变,鼓励以项目实体运营、合资建立公共研发平台、引入风险投资等多种形式捆绑利益,真正形成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共同发展、长效合作的新机制。二是重视企业在产学研合作中的主体作用。引导高校和科研院所围绕企业的市场需求开展研发,促进科研成果最终在企业转化为现实生产力,提高研发产出效益。

(四)建设新型研发机构,破解创新活力困局

借鉴先进省份的经验,选择一部分产业创新核心企业先行先试,探索建立基于开放创新的新型研发机构发展模式,打造政府、产业核心企业、科研院所产业共同创新平台,企业员工和科研院所的技术人员和创客都可以成为创业者,紧紧围绕重点产业进行研发、成果转化等,共同分享权益,分担风险。

(作者单位:河北省统计局社会科技和文化产业处)